A级酚醛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A级酚醛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90后女孩那不堪回首的血泪吸毒史

发布时间:2019-07-12 00:20:17 阅读: 来源:A级酚醛板厂家

在戒毒医院的一个多月里,对90后女孩青青(化名)而言,这段时间或将是她人生的转折点。年仅19岁的青青已经有7年的吸毒史,此前的两年间,她辞工在家,每天吸食10多包K粉、冰毒,直到毒品蚕食身体,出现幻觉妄想、尿频尿急尿血、家人才发现青青的恶习,并把她送进医院,戒除毒瘾。在治疗初期,面对心理医生的咨询,青青始终低着头,然而脸上却布满泪水,为何花季少女陷入毒瘾不能自拔?为何家人竟不知她长期吸毒?唯一能了解这背后的真相,只有一篇篇写进QQ空间里的日志,它们见证了这位毒瘾少女蜕变自新的心路历程。

12岁辍学外出打工,帮补家里

我曾经是家人的掌上明珠,亲戚朋友眼里的乖乖女,自小好强,读书非常勤奋,也因此,得过各种奖状,同时作为少先队大队长,也代表过小伙伴们,在国旗下宣誓:远离毒品,珍惜生命!

可是戏剧性的是现在19岁的我已经有了7年的吸毒历史,而事情还要追溯到7年前,当时刚上初中,家中突然出现变故,原本殷实的家庭因为生意失败而债台高筑。自此一家人过着为躲避债务而东奔西跑的生活。当时12岁的我也因此无心学业,决定外出打工,帮补家庭。

13岁沦为失足女,初尝毒品悔不当初

外出打工,由于性格开朗,我很快就结识了比自己大10多岁的阿华(化名),阿华来自单亲家庭,因生活所迫,很早就背井离乡,外出打工,也许我们两人有着相似的经历和感受,我们不禁惺惺相惜,互生好感,很快我和阿华就坠入爱河并开始了同居生活。

虽然生活过得比较艰辛,但是自己也十分努力地工作,然而为了更好的帮补家庭,我做了一个决定,并隐瞒了所有人,在一家KTV里找了份跑夜场的工作。然而,就是在那里,我开始接触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群,有经历“丰富”的同事,也有来路不明的顾客,也是在那里,我开始接触到了毒品。

面对眼前鱼龙混杂的环境,当时年轻的自己没能抵挡住诱惑,好奇心让我吸了第一口。那时候,除了阿华,我天天跟一些看着很‘潇洒’的男男女女接触。他们总是在玩K粉什么的,不过当时还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吸毒。

大约在2011年春节刚过时,有一名男性“朋友”私下向我透露,称自己有个很神奇的东西,吸了之后,就会立感神清气爽,精力充沛。联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些场景,我的好奇心被挑起,开始第一次尝试吸食毒品。

吸完后真的有点像飘一样,人不知道怎么了,反正特别疯狂。

然而,常识告诉我这是毒品,我也没忘记自己曾经在国旗下的誓言:“远离毒品、珍惜生命!”仅此一次后,面对朋友的“请客”,我也是拒绝的。

金钱驱使让她更陷毒潭不能自拨

在KTV里每天跑夜场,我发现自己爱上了音乐,于是我开始学习DJ,也规划好自己的未来,很快就学成归来,成功进入一家酒吧做DJ。每当夜幕降临,酒吧等娱乐场所就是最热闹的地方,虽然经过了一天忙碌的工作,身体已经疲惫不堪,但我仍坚持到酒吧打碟赚钱。由于上班经常上到深夜,而工资却远远不够帮补家里,我常常感到生活无望。时间久了,当看着有的女孩仅靠陪陪男客就能赚得荷包满满,心中不免愤愤。

当时在一些KTV、浴场、夜总会、酒吧以及酒店宾馆等场所,“溜冰”正成为一小撮追求刺激、“时尚”者的娱乐活动,而“冰妹”即“陪溜妹”这一职业也随之兴起,在她们眼里,冰毒并不算毒,只是能提神让人舒服放松罢了。

终于有一天,一个经理把我叫去,开导我说:“脸蛋漂亮,身材又长这么好,为什么不利用一下呢”,于是在随后的几个老板包间聚会中,我被经理领了进去。那是第一次见到冰毒,房间里男的五个,女的三四个。看着一个女的熟练地把冰壶准备好,非常好奇,同时也怕受到伤害,但看到大家无非是说说笑笑,眼睛都盯着锡纸上的白色粉末(K粉),加上之前吸食K粉并没有留下什么危害,因此我也就放松警惕了,在每个人都依次吸过后,我也吸了一口。

后来听说溜冰很过瘾,不仅能舒服还能让人放松,便又参加了一次“溜冰”聚会,有了一次,便又有了第二次,第三次,从此便一发不可收。陪一次挣一两千,累是累啊,不过只要能挣钱也值了……

刚开始是“陪吸”、“陪溜”,后来自己买来吸,再后来没有了冰毒、K粉就无法打碟了,而在这期间,我已经有明显的身体反应,从刚开始的吃不下饭、恶心头晕、尿频尿急,直到尿血,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所以辞职回家,DJ梦想戛然而止。

三次戒毒终修正果

恶习暴露之后,家人把我送到当地一家自愿戒毒机构,因为决心不大,“心瘾”未除,出来的第一时间就去了买毒品,之后,每隔几天,我就和以前认识的“毒友”们吸食一次,常常是三四个朋友聚在一起吸食冰毒、K粉。2015年,我在当地一家旅馆吸食冰毒时,被警方查获并依法行政拘留,拘留满期后,我下定决心,在当地接受了社区戒毒,自己也一直坚持操守,努力克制冲动,没有再碰过毒品。

2016年,当我的身体逐渐恢复的差不多时,决定尝试去融入正常社会,从头开始自己的人生。我满怀憧憬,壮志踌躇规划着未来生活,戒毒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工地做管理工作,起初这份工作让我很忙碌,日子也感到很充实,曾以为毒品从此就远离了,但这些充实忙碌的日子譬如朝露,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,做不完的事,看不完的数据,让自己在工作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连生活中也是经常出现一些乱七八糟倍受打击的事情,压力和打击开始让我心烦意乱,狂躁不安。终于有一天扛不住了,精神开始崩溃,引发了心底最严重的心瘾,我再次复吸。

没有了工作,我又回复到以往每天吸食10多包K粉和冰毒的堕落生活。家人无法再容忍自己的行为,决定放弃,不认我这个女儿。亲情,作为最后的一根稻草,爸妈的决定无疑将我彻底击溃了,有一天,我借着吸食冰毒后的疯狂,拿起刀片,往手腕上狠狠地割了一刀,鲜血瞬间流了一地,我失控地恳求父母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。在哭过、笑过、骂过、怒过、疯过之后,我终于明白只有远离毒品才是唯一的出路。2018年2月,我在网上了解到了广州白云自愿戒毒医院,并决心去广州接受治疗。

在戒毒疗程的心理治疗中,我获益匪浅,如脱胎换骨般,对戒断K粉、冰毒充满信心、对未来充满希望。同时想起7年前,自己因轻视毒品的危害以及沉浸在毒品带来的快感等往事,都感到愧疚无比,在出院前,我倍感信心地做了个决定:治疗完后,到一家福利机构做义工,去帮助那些被父母抛弃和有残疾的小孩。同时,自己要做个榜样,坚决戒断毒品回归健康生活,以自己的成功来影响鼓励身边吸毒的朋友:唯有戒除毒瘾方能重获新生!

家庭是预防毒品的“第一道防线”

通过各方面的努力和治疗,青青的人生得到了改变的机会,而她的经历也将给更多未成年吸毒者的治疗提供有效的经验,与此同时,青青的经历也再一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。

戒毒医院长期以来收治过很多未成年吸毒的个案,据不完全统计,18岁以下吸毒者已从4年前的6%上升到今年的12%,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因为吸食毒品被父母送进戒毒医院。然而不管我们的宣传如何频繁,不管我们治疗的措施再先进,最重要的还是要明白,家庭和父母始终是保护孩子的第一道防线,我们希望更多的家庭意识到自身的责任,也希望更多的未成年吸毒者能积极接受自愿戒毒,彻底戒除毒瘾,回归正常的生活。

李金龙医生预约挂号_保定华仁白癜风医院

骨关节炎怎么治疗

贵州省儿童医院